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的意思

?词语解释 ????|???? ?2021-05-26 22:16
  莫等闲,空悲切,白了少年头
  茶话
  高中三年周程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干净爽朗,我想不起来春夏冬这三个季节他的样子,但我记忆最深的实像是他秋季的标配穿搭:月白蓝衬衫外搭浅灰色套头卫衣、颜色饱和度舒适的牛仔裤。五官恰到好处的布局在瓜子脸上,高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眼镜,眼镜遮不住的忧郁与无关风雨无谓烟火的人生态度,倒又让他多了几分除去斯文败类、精致之外的文青气息,让这个个体增添了色彩与层次。在当时大部分未接受“潮流”洗礼的土味学生中,他走的学院风路线,是具有特立独行意味的。
  因为我的同桌对周程持有的高评价,他明辨是非、他的三观、他对女生的尊重、他与“她”的友情......诸如此类,我不能不对这个我并不熟悉的人有超于一般同学的好印象。
  但此刻,眼前的周程,让我产生一种苦涩而陌生的心理,这不仅仅是因为直观清晰的横向对比所带来的。纵向的对比更让曾经接触和看好过的人一阵唏嘘,这两种对比凸显的差距之大,虽不至于瞠目结舌,但在围炉夜谈回去之后,足矣让我思考颇多。
  横向比较:同在本命年,但状态上看他似乎比我们多走了几载的沧桑。虽然黑色外套里的内搭依然是浅灰色套头卫衣配月白蓝衬衣,以至于其他同学既认真也略带打趣的语气询问他,是不是还在穿高中的衣服?相同风格的衣服没有了当年的气质,反而更明显的得出文青已不再的结论:不再是柔顺发质加持的发型,而是散布在头顶七七八八翘起的头发;不再是那个带着眼镜也抵不住的且自信且忧郁的眼神,而是懒得藏起也藏不住的空洞与疲倦;不再是肌肤白净懂保养的小男生,而是光影下也逃不过的黑了几个度的脸,分明是瘦削了好多。
  并不是我将目光过多停留在他身上才费力得出的这些观察,只是一入眼就足以深刻,其实这些变化也只不过是发生在两个奥运会之间的间隔而已。
  聊天途中潘筠问周程“现在在家工资如何”,周程眼睛向下一瞥,嘴角略带一丝隐晦,“小县城的工资不就是这样吗”。
  “那是多少哇?”
  “2000,因为我刚去才一个月”
  “你的房贷多少钱?”
  “1800”
  “那你还完按揭,怎么生存,买烟都不够哇”
  “靠花呗、借呗转来转去呗”
  “以后工资呢”
  “一个月加100”
  ......
  “早知道读书认真点”
  ......
  谈笑间,轻松的茶话会在“早知道读书认真点”中灰飞烟灭。脸上笑容都还挂着,但都不自然,因为这时候心里都在想的是生存不易。我没有办法想象2000一个月,需要一个人花费多大的辛劳才能到手,但从脸部的皮肤我知道这2000需要承受夏季副高控制下烈阳的炙热、抵住冬季寒风的呼啸、接受雇佣人的黑脸与压榨、平复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诘问与质疑、也需要提防别人询问与好奇。这笔工资的价值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  钱难挣,话难听,总是在该提升自己的时候利用各种借口来放松。面对课堂,抱怨老师的课枯燥呆板又无趣,于是有了怨怼的理由,干脆一头睡死或者刷手机熬过一节课,在梦里和网络中享受现实不可多得的乐趣;面对作业,想走捷径,于是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夸赞着“拿来主义”与“借鉴创新”的高效率,轻轻松松不死脑细胞就能完成作业;面对耳提面命的鼓励、劝诫,也曾在午夜立下 falag痛改前非,只是鸡血没能持续几天就湮没在王者荣耀的邀约中浑浑噩噩;面对大大小小不同规格的考试,仰天“问世间分数为何物,只叫人麻木无感”,不力争上游,反而自嘲以坚守道家风骨的“无为而治”为荣;面对考研,起不来的早床、不坚定的意志、吃不了的艰苦,戒不掉的积恶成习,在工作落实后就选择顺其自然的放弃。
  可是总有人,因为目标与方向的召唤,因为习惯与成熟,认真倾听每一位老师的课程,这份坚持换来的是知识的充实与内心的底气;总有人坚守原则与底线,事无大小都坚持独立自制,百般皆原创,收获的是专业与技能的熟练与一身不凡的硬气;总有人能有说到做到的自律,对自己足够狠,将身体当作是精神的奴隶,于是比渐渐暮气的同龄人走的更矫健更旷远。
  但我们爱说“早知道”,”太可惜”,“早知道就少打两盘游戏,早知道就别那么早放弃,早知道就认真点准备”。
  高三的日记本封皮上工工整整写着“将来的你,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努力的自己”。这句看似鸡汤的话,我信了我也爱了,对于高中时期的我是很受用的,因为伴随热泪盈眶会有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动力。
  这句话在上学期的工作中用到过两次,一次是在高一教学楼的电子显示屏,投映了一个星期我还是不舍得替换成其他的励志语录,这来自于熟悉并带私心的偏爱。另外一次是按照结构改编后,送给了一个学习态度不端的学生“将来的你,一定会讨厌现在呼呼大睡的你”。加上之前的谈话,我依然是叫不醒他的,但我祝愿他在理科班能够找到自己的光热与理想,能够带着自己的骄傲与荣光离开一中,而不是带着偏执与“早知道”的遗憾。
  我也希望,我们能够有先见之明的努力,而非事后的“空悲切,白了少年头”。
  注:人物虚拟,情感真诚。

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

世人永远会用世俗去定义别人的人生,可每个人人生轨迹都是不一样的,即使有些雷同,但轨迹像一棵大树衍生的枝桠却是各具特色,就像世上永远找不到两片相同的树叶,连人都不一样,有什么会跟别人一样?
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。
图片
我记得大学校园里有个特立独行的人,我们叫她花裤子姐姐,因为她十分丰满而且身上永远不会少于五种颜色。在学风严谨的医学院简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众人笑她太另类,可花裤子姐姐走到哪里都自信明媚,硬生生地让我把她的花裤子跟暴露的小吊带给看顺眼了。如今她也应该是一个自信大气的女医生了吧。
如鱼饮水冷暖自知。
人有七情六欲,五官,思维,人也喜欢去猜测别人,说得好听是解读别人,说得难听就是八卦。
图片
无论别人过的好不好,那又怎样呢。通过窥探评价别人的生活又能让自己获得什么呢?除了那一瞬间的爽。
身在俗世,亦为俗人。但俗人也常急着相煎,那炉膛里燃烧爆裂的声响才是俗人爱听的名堂。
多年之后,小俗人变成了老俗人。
时间无垠,而人生苦短。就这短短百年不到的光景,为何不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?
图片
想去旅游,你去。
想去读书,你去。
想去打拼,你去。
这些有意义的事情,丰富的是阅历和履历,充盈的是灵魂。
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

  
  • 上一篇:说说蒙太奇是什么意思
  •  
  • 下一篇:believe是什么意思,believe和believe in用法及区别